308|而后击墙破扉

天堂放逐者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info,最快更新鱼不服最新章节!

    裘思颇觉有趣地看了看墨鲤手上的拆信刀, 又看孟戚空无一物的手掌。

    ——腰带上也不像是束着软剑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黄沙埋血骨,青江葬衷情。这江湖上两件最负盛名的兵器, 据说后者落在国师手上, 却不知裘某为何无缘一见?”

    软剑还能藏在衣里,墨鲤换刀就古怪了, 裘思回忆了一遍风行阁的情报, 得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推测。

    这两人弄丢了随身兵器。

    孟戚看样子是不讲究剑在人在、剑亡人亡那一套的, 可是作为一个绝顶高手竟然会丢了佩剑, 还连身边友人的兵器一起丢了, 这里面要是没有文章就怪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裘先生想死在名剑之下, 可惜这柄剑的名字取得太好, 孟某把它送人了。”孟戚一副煞有其事的模样, 甚至带了几分轻佻,“与其打打杀杀,不若博佳人一笑。”

    院门口的墨鲤:“……”

    睁眼说瞎话!剑是送了, 不过在孟戚身上跟自己这里压根没有分别, 特别是某人变成沙鼠的时候,连衣服带剑都得墨鲤替他收着。完全是口头上的送,半点损失没有!送了之后, 也照样拿它打打杀杀, 博什么佳人一笑?

    尽管孟戚说话的时候没有看向墨鲤,且佳人这词不止可指美貌有才情的女子,亦指君子贤士,辞赋里以佳人来指意中人的时候是没有男女之分的, 可是在江湖以及民间不是这样,所谓佳人皆是女子。

    孟戚抛掉脸面不要,墨鲤还不行。

    ——他得装作事情跟自己全无关系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不过……难道墨大夫的刀也有相似的美名,怎么也换了呢?”裘思像是随口一问,视线在两人身上来来去去。

    墨鲤冷然道:“在下身为医者,真正的武器非是江湖刀剑,而是药灸银针。”

    裘思挑眉,右手轻击掌心笑道:“说得好,是我小觑了二位。”

    这下连裘思的侍从都是一愣。

    墨鲤的话就罢了,孟戚把随身兵器送给美人这事有什么值得夸赞的?而裘先生说自己小看了孟戚?想不到孟国师人老心不老,游戏花丛?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落在孟戚身上,便随之一紧。

    人,好像也不老。

    这些侍从精通各种江湖伎俩,包括术士那些骗人的法门。

    譬如怎么让佛像每日长高,怎样让空荡荡的黄纸显出红色血痕等等,故而他们不信鬼怪神佛,之前也笃定地相信这个孟国师必定是冒充的,因为无论是易容术还是缩骨术都没有那么神奇。

    粗浅的缩骨术是跑江湖卖艺的杂耍本事,即使有深厚内力支撑,也不可能凭空变成孩童,而易容术能一定程度的遮掩本来面目,但不管男变女,老变少,都会有破绽。

    裘思眯着眼睛打量墨鲤,孟戚两次来都是年轻外表,最多上次扮做侍卫,而墨鲤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裘思虽然不会武功,但他的眼力绝无问题。

    这边心怀鬼胎,那边两人也看出了裘思的异样。

    “有人刚在院子里熬过药。”墨鲤传音道。

    可惜已经过了一段时间,分辨不出具体用了什么草药。

    墨鲤四下一看,目光就落在最右侧的屋子,那里靠近柴房跟厨间,应该是熬药的地方。

    孟戚打量着裘思等人,以传音入密道:“这些人都不像受过伤的样子,看来药是裘思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这,不太好说。”墨鲤表示单单用看的,他发现不了裘思的问题,“他看着是过度消瘦,却不像是患病的模样。”

    裘思削瘦,甚至可以说瘦得有些过分,却不是皮包骨头。

    他的脸色也还不错,不像那些患了消渴症的老者。

    “很多病都需诊脉,只看容色举止,不能准确分辨。”墨鲤快速地说,其实他心里像孟戚一样在怀疑,裘思是不是得了什么棘手的病症,否则正常人都不会想要“找死”的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难说,富贵人家出来的,老了谁还不吃些补药,何况裘思干的事都不是什么省心的活。

    若是身体差一些,估计早就死了,根本熬不到老。

    “不止如此,你看他身边那些人。”孟戚面上在笑,语调却带着凝重,“之前在王宫里时,可不是这么群人。”

    那时的几个侍卫,跟现在的人相比,简直是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之前的那些只是能听命令,有点武学底子,甲胃在身站得稳当也沉得住气,可眼前这些呢?大概在风行阁都是数一数二,也许武功未必是江湖一流,可这临危应变的反应着实不俗,更难得是心志坚定,骤然面对强敌,亦毫无动摇之色。

    若不是今天忽然上门,打了个措手不及,裘思这些侍从还不会暴露。

    “裘先生这般形色匆匆,不知道要去哪里啊?”孟戚慢悠悠地问,同时内力凝而不发。

    要知道他的内力,可不只是内力这么简单,院中气息逐渐沉滞,裘思脸色逐渐发青。

    墨鲤没有动手,他在感知灵气流动的变化。

    王宫假山那一遭吃了亏,现在岂有不多长个心眼的道理?

    “门外的马车,还有那个侍从怀里裹着黑布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墨鲤迅速发现了不对的地方,不过这些异样比起王宫里要轻微很多,看来上次确实是误打误撞的巧合,裘思一时之间也没办法弄出假山铜亭那样的封闭环境熏制迷药,他能找到带有灵气的东西,可是想要保持这些物件影响孟戚墨鲤的效果就难了。

    毕竟脱离了稳固不变的环境,灵气就会跟别的灵气交融汇合。

    现在这种程度想暗算孟戚,不如指望孟戚自己从松树顶端摔下来比较快。

    墨鲤看一眼孟戚足下的松枝。

    ……人也不可能,除非是沙鼠,可能会因为太胖抱不住枝条。

    这松针老得厉害,估计也戳得很。

    墨鲤瞄松枝归瞄松枝,院里的人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那抱着盆景的侍从忽然抬手直直将东西砸了过来,同时身形急掠,挥动峨眉刺直扑庭中松树。

    墨鲤侧头避过奇石盆景,抬手一拂,以暗劲挡住门扉。

    盆景滴溜溜打了个转,水泼出来时没有沾到墨鲤分毫,山茄花的浓郁香气随风而散。

    扔盆景的侍从就像是一个讯号,几乎瞬间除了玉衡外,其余人极快地从靴筒、腰间、怀里取出竹筒状的机簧暗器。以三前五后的阵势,有的扣动机簧,有的直接将竹筒抛上半空,借由别人发出的暗器击打筒身而猛然爆开。

    同时玉衡护了裘思,急向院门而来。

    玉衡拔剑,他的动作快到了极点,剑势诡奇,犹如灵蛇出洞。

    “锵。”

    第一声,是墨鲤持刀击中剑尖。

    剑势一荡,随之翻手挑起,直刺墨鲤手腕。

    原是在这刹那,玉衡竟以诡异身法迅速将剑换到左手,他用这一招不知暗算过多少好手。因为武功越高的人,就越是有一套熟能生巧的对敌招式,这忽如其来的偷袭即使能躲过,接下来也会大乱阵脚。

    玉衡没有刺向要害,他不想杀人,因为他还没有那么自大,以为自己能胜过墨鲤,现在他只想冲破院门的封锁。

    “簌——”

    第二声,听来仿佛疾风摇树,叶落骤雨。

    并非机簧暗器击打树木发出的,虽然这轮暗器多且密,但是遇到早就暗蓄内力的孟戚,根本达不到“牵制”的效果。

    暗器在撞到内力布下的那层无形屏障时,去势一缓。

    孟戚微微冷笑,隔空捋起一把松针,屈指弹去。

    那群侍从发了暗器正欲围攻,却被松针打得痛叫连连。

    孟戚袍袖一扬,震碎那层内力屏障,陷着的暗器碎成铁片,当孟戚悄无声息地落于地面,他身侧已经多出一柄怪模怪样的“剑”,乃是以内力捆缚暗器碎片而成,还夹着一根根松针。

    挥剑一斩,院中勉强结成阵势的侍从被迫分成两边。

    裘思无法看清对战的强弱,他只知道玉衡已经连变数招,刀兵相撞的锵鎯声极有规律,仿佛每一次都击在同一处。

    玉衡心惊肉跳,无论他加大力度,还是铤而走险,那把平平无奇甚至没有真正开刃的拆信刀永远在剑势前方等着他。

    这些裘思养了多年的侍从行动有据,即使落在下风,依旧奋力拼杀,屡出奇招。

    “够了!”

    裘思忽然闭眼喝道。

    打斗声骤止,墨鲤忽地一扬手,拆信刀飞出去撞歪了一个准备往怀里摸东西的侍从,而墨鲤面前的玉衡痛叫一声,侧脖处多了一枚碎铁片,插得很深,若是贸然拔出,估计会当场毙命。

    玉衡僵立着,不敢动弹,他的右手捏着个鞭炮似的小东西。

    被拆信刀打得头破血流的人,怀里也滚出了一样的物件。

    “你!”墨鲤本要责怪孟戚没发现这人的小动作,转眼发现自己亦出现错漏,不禁一愣。

    会发生这样的事,是因为他们注意力有一半在对方那边。

    孟戚干咳一声,若无其事地说:“看来你们也有霹雳堂的东西,这霹雳堂的生意做得不坏。”

    他做势抚着手里的“剑”,对周围如临大敌的众人道,“如果你们想试试某些东西的威力,巧了,我也想试试这把临时拼凑的剑,究竟能杀几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几个,只杀一个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墨鲤的话令众人悚然色变,急忙围住裘思。

    庭院面目全非,院门摇摇欲坠,墙壁上多了无数道劲风斩出的痕迹,甚至有松针铁片嵌入其中。

    墨鲤看到那些侍从脸上被松针扎出了好几个血孔。

    贯注了内力的松针细而坚硬,令人剧痛,却又出不了血。

    不管是拔.出还是内力震出,都得受第二茬罪,伤处依旧刺痛万分。

    墨鲤仰头看向庭中完全秃了的松树,自言自语道:“看来这松针确实很老,戳得很。”

    孟戚:“……”

    莫名地心里一寒,有种掉毛的错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