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6|巧言令色

天堂放逐者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info,最快更新鱼不服最新章节!

    鬼头刀吐出混着牙的血, 额头青筋直跳。

    他倒没做缩头乌龟,反而含混着声音喝骂道:“宁泰的百姓过的是什么日子, 江南的百姓又是什么日子?每年冬日城外都要饿死许多流民, 风行阁救不过来,有多少弟兄从前也是过着那种生活?谁若阻挡裘先生的大事, 就是跟弟兄们过不去!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撼山虎环视四周, 只见大部分人盯着自己的眼神颇为不善, 还有一些人下意识地避开了目光接触。

    能被鬼头刀带到这里来的人, 想来都是支持宁泰起兵的。

    不说他们, 就在三天前, 连撼山虎都这是么想的。

    撼山虎是个小事精明、大事糊涂的人, 他亦知道自己这个毛病, 所以向来是听师父的。既然师父传信来让他们师兄弟罢手,那自然就有罢手的理由,撼山虎不像其他师兄弟还在纠结观望, 直接就跑出来找人了。

    秋阁主下过命令让各地分舵的人相助孟国师, 故而撼山虎不觉得的举动有何不妥,才连行踪都没有掩饰。

    其实也不需要掩饰,城里城外到处是江湖人, 不是打探消息就是制止乱象, 撼山虎混在其中一点都不起眼。

    事实上在找到墨鲤之前,撼山虎都没想到事情能这么顺利,于是问题来了,连他自己都不确定是否可以找到人, 这帮混账为何来得这么及时,连霹雳堂的混元箭都备下了。

    而且眼前这阵仗跟架势,怎么看都不是对付自己一个人的。

    撼山虎心里一凉。

    他的师兄弟里面,恐怕有人不愿放手,以至于出卖了消息……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墨鲤忽地开口,状似慷慨激昂的鬼头刀跟心中发冷的撼山虎同时愕然抬头。

    墨鲤翻玩着手里的铜板,五指灵巧,铜板在掌间指缝里忽隐忽现。

    众人看了一阵牙痛,鬼头刀更是捂着腮帮子警惕地退后一步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起事,要造.反,去就是了。为何拦着你们这位绰号撼山虎的兄弟,不许跟我碰面?难不成我与孟兄二人,就能拦得住你们风行阁上上下下,挡得住百万铁马强兵?”

    武林绝顶高手也没法跟大军硬扛,上千的精兵箭雨,再加百门火炮的威力,甭管什么样的高手都得望风而逃。

    墨鲤说的在情在理,众人一时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他们风行阁的人,最清楚孟戚手里的势力——压根就没有!如果不算眼前这位关系成谜的墨大夫,孟国师孑然一身,前面几十年不知道哪处山凹里隐居,竟然丁点蛛丝马迹都寻不着。

    需知培养势力,从粮盐炭铁到马草豆料皆不可缺,除非孟国师有个桃花源能自给自足,否则没人能在风行阁这么下力气去查的时候,依旧藏得严严实实。那西凉人行事诡秘,飘萍阁这么个杀手组织还露了端倪呢!

    撼山虎被墨鲤一提醒,立刻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鬼头刀忍着牙痛在这里废话,当然不是为了气他,话是说给这四周的风行阁其他人听的。

    ——扣死罪名,教唆煽动,安抚人心!嗨,老一套!

    撼山虎精神一振,打不过嘴皮子还吵不过吗?

    他高声道:“弟兄们听我一言,我师父鲍掌柜年纪大了,把几个徒弟当儿子看,难道你们家中父母听闻孩儿要谋逆,心中就不忧虑吗?鲍掌柜做过楚朝的武官,跟孟国师乃是昔年旧识,他老人家吩咐徒弟来见故人几面,就犯了十恶不赦的大罪?”

    鬼头刀神情骤变,正待抢话,却见墨鲤抬起手,指缝间铜板反射着刺眼的日光。

    鬼头刀顿时一个哆嗦,直接藏到了旁人身后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撼山虎毫不留情地指着对方,放声嘲笑。

    这怂包又滑稽的样子,惹得同来的风行阁高手感到颜面大失。

    “诸位弟兄,真正挑拨离间的,是此人才对!”撼山虎不管三七二十一,反手把脑袋上的罪名给扣回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终于有人应声了,说话的是一个道人打扮的枯瘦老者。

    “白羽真人。”撼山虎朝这老道士抱个拳,客气地说,“咱们风行阁是为何而建?不就是给江湖兄弟混口饭吃,给广大穷苦人找个靠谱的饭碗,不管是码头脚夫,还是马行的车夫,说到底都要养家糊口。朝廷不仁,咱们就反了朝廷,这没什么可说的,然而风行阁不是某个人的东西,也不冠某个姓氏,难道某位兄弟因家室之累不能举义,就要把他打做叛徒吗?”

    众人有些骚动,开始交头接耳。

    老道士闻声冷笑,神情难看地说:“大伙儿都豁出身家性命,舍生忘死,偏偏有人贪生怕死做了逃卒,这难道不是叛徒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众人即刻静默,不敢再出声。

    撼山虎是个拧性子的人,他本来是挺想复楚的,现在却生出强烈的抵触情绪,连带着本来很尊敬的风行阁元老也觉得面目可憎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胁迫——”

    “废话什么,放箭!”

    老道士断喝一声,利箭如雨倾泻。

    仓促间根本看不清里面夹了几根接不得、碰不了的霹雳堂混元箭。

    身处狭窄的巷道,两面是墙避无可避,撼山虎一时面无人色,因为他发现放箭的人不是那些后围来的熟悉江湖人,他用言辞说动了其中一部分,以为再动手的时候肯定有所迟疑,这样他就能从天罗地网里找到空隙脱身。

    可是这次放箭的竟又是一伙黑衣蒙面人,跟先前弓弦断了伤到手的家伙一样,都是二话不说,上来就动手。

    墨鲤分寸不乱,他任由两方斗嘴皮子,当然不是为了看热闹。

    这点时间已经足够他看清周围地势,以及埋伏在暗处的人。

    墨鲤提气展袖,旋身落足的每一处看似随意,却都恰好面对三支不同方向射来的飞箭,人于急掠之下,拂指轻扣箭身。

    犹如琵琶急弦,挥落成雨,箭头打着旋儿相撞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连串震耳欲聋的爆炸,在矮巷里响起。

    那刺目的火光仿佛是为了一个人而生的灯火,永远只能追逐他的背影跟脚步,连爆开的尘埃都攀附不上那飞扬的衣袂袍角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撼山虎被烟尘呛了个半死,随即肩上骤然一紧,人已经被带着飞上了屋脊。

    他张口结舌地望向墨鲤,后者神色淡然,依旧是发丝不乱,衣袂不沾尘埃的模样,完全看不出这人刚才在一瞬间解决了漫天箭雨,又返身将自己跟那口藤箱一起带出了包围圈。

    这时墨鲤突然抬手,接住了最后三枚飞来的柳叶刀。

    为了隔绝毒性,掌沿布满了内力真气。

    暗器在他指间直接化为了粉末,簌簌滚落。

    “你,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走!”墨鲤没有心思听撼山虎结结巴巴的感谢。

    撼山虎抹掉冷汗,意识到自己完全是个拖后腿的存在,翻下屋檐飞快地溜了。

    待尘埃落定,众人便只看到屋顶上的墨鲤,除了所站的位置发生变化,神情举止跟方才没什么区别,仿佛放出去的不是要人命的利箭,而是请他看了一场烟火。

    “好功夫,果然不愧是……”

    白羽道人一顿,惯用的话说不下去了,因为墨鲤在江湖上毫无声望。

    就算有,也是在风行阁上层盛传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一位大夫?”

    突然冒出的声音让白羽道人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孟戚拍了拍他的肩膀,而在场的人没有一个发现孟戚是怎么出现,又是怎么到了白羽道人身边。

    面对齐刷刷指向自己的兵器,孟戚笑得轻松写意,白羽道人却是有苦难言。

    肩背经脉处剧痛难忍,简直像是毒虫啃食一般,白羽道人试图用真气驱逐,结果那股要命的暗劲直接爆发出来,痛得老道大叫一声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众人大惊,以为孟戚对白羽道人下了毒手。

    孟戚踏着刺过来的刀剑,伸手抓起一个准备逃跑的蒙面黑衣人。

    “既然都是风行阁的人,为什么还蒙着脸?”孟戚冷笑,又捞起一个往半空中抛去。

    那人手足乱挥,惊恐地想要止住抛势,奈何身体不听使唤。

    就在他快要一头砸穿房顶的时候,墨鲤拽住了这家伙的衣领,同时撕了蒙面巾。

    孟戚身法迅捷如电,忽东忽西,不断地揪住狼狈逃窜的蒙面人。

    然后他跟墨鲤一个抛一个接,眨眼房顶上就挂了一排人。

    “那个是雷老三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是回去了吗?”

    下面的江湖人议论纷纷,显然也感到吃惊。

    孟戚拈着一根从蒙面人箭囊里顺来的怪箭,仔细打量。

    “孟国师小心,这是霹雳堂的混元箭,一旦被射出去撞到物件,就有可能触发里面暗藏的火药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人缓缓行来,手持折扇,面色冷肃。

    风行阁诸人却是一惊,部分人露出了进退两难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阁主。”

    “少主……”

    乱哄哄的声音分为两类,一下就划分了阵营。

    鬼头刀脸色变来变去,最后像是做了什么决定,一咬牙站出来道:“阁主,孟戚乃是前朝国师,与李氏宗亲有深仇大恨,而今举事在即,阁主万万不可听信他的挑拨,做那亲者痛仇者快的事!”

    感觉到秋景冷厉的目光扫过来,鬼头刀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说:“况且我们不是已经接到情报,据说孟戚还盗了齐朝锦衣卫送去太京的贡品,又跟春山派结了大仇,吾辈身在江湖,对这种四面树敌的棘手之人,还当敬而远之。”

    孟戚对这等诋毁之言听若不闻,只顾低头拆混元箭。

    事实上他跟秋景一前一后从王宫出来,就被爆炸声引过来了。

    待看到这么多人在找墨鲤的麻烦,孟戚没有给他们都尝一遍白羽道人吃的苦头,已经是看在秋景的面子上了。

    “住口!”秋景沉下脸,毫不客气地指着房檐上挂的一排人,“或许应该有人跟我解释一下,霹雳堂的人怎么会在这里?还跟你们一起试图在街上杀人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大部分风行阁的人答不上来,又因为心里知道自己站在裘先生这边而对秋景有些愧疚,本能地闪避着秋景的目光。

    鬼头刀的狡辩虽然不中听,但是每一句都说到了他们心坎里。

    在他们看来,秋景跟裘先生对立,就是亲者痛仇者快的事。

    因为这世道,千百年来无论士族庶民,哪怕是江湖人都永远坚信着血脉至亲才是最重要的,连亲者犯下罪行都有一条“为亲者匿”的说辞,当罪行大到一定程度,律法就直接夷三族了,管你知不知道,既在三族之内就必须得死。

    这是真正的生死攸关,利益与共,无论如何都割舍不掉的。

    久而久之,所有人就有了这样的想法,如果一个人连自己的血脉至亲都不袒护,那么这个人就根本不值得深交,因为他随时都有可能背弃你,出卖你,跟你翻脸。

    而风行阁大部分人对于孟戚的看法,也确实觉得他就是麻烦,到处惹事,是一个早该消失偏偏不消失的麻烦。

    所以话牵不牵强无所谓的,理占不占住不要紧,只要说到了听众的心坎里,就是有理有据。

    眼下若不是房檐上挂着的那一排人,让众人察觉到不妙,形势未必对秋景有利。

    “白羽真人一定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你。”

    鬼头刀被这么多双眼睛盯着,头皮发麻地说:“霹雳堂的人前段时间来江南做买卖,你们都是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但他们应该已经走了一个月以上,这段时间他们藏在哪里,为什么要藏起来?”

    风行阁跟别的江湖帮会不同,能做到高位的人都有一点脑子,毕竟要经常跟踪人、挖情报。

    “这城里城外任何蛛丝马迹都不可能逃过风行阁的眼睛,能轻松藏住他们的没有别人,就是我们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对,做出离开的假象,还捏造了他们一路北上的事,究竟是何居心?”

    鬼头刀狼狈地退了一步,直接把事情推到昏迷的老道士身上:“诸位兄弟,这些人是白羽真人带来的,说是能克制武林高手的奇兵,我又听说撼山虎师徒等人心怀叵测,与孟戚暗中接触,这才默许了他们过来。”

    孟戚手里已经是一堆拆散的零件了。

    箭的构造本就简单,太重会飞不起来,影响准头。

    所以即使炸开来,威力也是有限的,除非像刚才那样来个漫天箭雨,以数量取胜。

    “这支箭的机关可谓精巧无比,可惜啊。”孟戚冲着房顶上看热闹的墨鲤示意了一下,径自笑道,“这东西换了别人来使,倒有可能炸伤自己,若我没有猜错,霹雳堂很少出售这种箭支罢。”

    秋景点了点头,厉声道:“若是霹雳堂有意相助,风行阁自然会把他们奉为上宾,何必遮遮掩掩,见不得光?”

    挂在房檐上的人都被点了哑穴,想要狡辩也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“拿下白羽真人,还有他们。”

    秋景干脆利索地指向跟鬼头刀一起蹦跶得欢的人。

    风行阁的人不明白来龙去脉,有些迟疑,却听秋景道:“急报入宫出城的快马你们看到了?虽然消息还没传到阁中,但我可以直接告诉各位,天授王已经攻下了整个益州。程泾川在兵部得了确切消息,悬川关被不知名的天雷之火震塌,守关将士死伤无数。天下能做到这等事的,出自益州的霹雳堂逃不脱嫌疑,先把人拿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