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9.第 39 章

迷之鹿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飘天文学 www.piaotian.info,最快更新被儿子他爹甩了之后最新章节!

    此为防盗章哦, 24小时后替换~购买比例达到70%以上可见正文  其实他本不想理会魏卿这句明显是无理取闹的问话, 后来想了想, 实在害怕魏卿照着从前的性子在车里闹起来, 才不情不愿地回答。

    可惜这个敷衍了事的答案并不能让魏卿消停下来, 他扭过头目不转睛看着闻子珩表情紧绷的侧脸,目光缓慢的在闻子珩的五官上游弋。

    “朋友?”魏卿倏地扬唇笑了起来, 只是茶褐色的眼底依旧凝结着一片冰川,“什么朋友?新交的男朋友吗?”

    魏卿的视线直勾勾的, 看得闻子珩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不过让闻子珩怒火中烧的是魏卿阴阳怪气砸过来的三个疑问句, 余光中魏卿脸上挂着讥讽的笑容, 那露骨的眼神犹如一桶汽油, 哗啦一声浇在他心头那簇茂盛的火光上。

    “就算他是我新交的男朋友又如何?魏董, 大家都是成年人, 别玩那些小孩子才有的幼稚把戏,很掉价知道吗?”闻子珩冷笑一声,夹枪带棍地说。

    魏卿脸上的假笑霎时僵住:“还真是?”

    闻子珩面无表情握着方向盘, 假装没有听到魏卿那像是在自言自语的话,等到红灯变成绿灯后, 一言不发开动了车子。

    此刻魏卿还是懵逼的,震惊和愤怒等种种负面情绪在他脑海里交织成一张巨大的网, 从天而降,将他覆盖得密不透风。

    魏卿表面上看是非常冷静的, 然而只有他自己才知道, 在听到闻子珩刚才那句话的瞬间, 他甚至有了让那个人彻底消失的想法。

    闻子珩有新男友了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?为什么他一点消息都没有?

    魏卿忽然想立刻给李禹打个电话,问对方为什么不告诉他闻子珩已经交往了新男友,他每个季度像冤大头似的往李禹银行卡里砸钱,可不是为了等闻子珩亲口告诉他这件事,而他呆若木鸡,傻愣愣的连如何应对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该死。

    千转百回的思绪过后,魏卿烦躁地扯了扯领带,闭上眼睛往后一靠,再睁开眼时,闻子珩已经将车驶进了一个小区里,并停在一栋居民楼下的花坛旁边。

    “我去接我儿子,麻烦你在车里等一下。”闻子珩连看都懒得看魏卿一眼,冷淡地抛下这么一句话,也不等魏卿有所回应,下车便往楼里走。

    眼睁睁看着闻子珩的身影消失在楼道的转角后,魏卿才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人的电话,声线冷得仿佛连周遭的空气都降低了几度。

    “李禹,我问你件事——”

    闻子珩熟门熟路的乘坐电梯来到十二楼,以前他经常来这里接闻溪回家,这里算是除了家和公司之外,闻子珩最熟悉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按了门铃后等了有一会儿,穿着围裙手里还拿了一个锅铲的祁成彻匆忙跑来开门,他围裙里面穿着浅灰色的居家服,没有一点版型和样式可言,但是穿在他身上莫名显得异常好看,衬托得他皮肤尤其白皙。

    祁成彻个子挺高的,比身高有一米八的闻子珩还要高出一些,他看向闻子珩时,视线稍微下垂,眼睛微眯成半月状,露齿一笑,脸颊两边出现了浅浅的梨涡。

    “小溪。”祁成彻对身后挥了挥手,温柔道,“过来看看谁来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就传来一阵拖鞋踩在木质地板上的哒哒声,紧接着闻溪的小脑袋如同破土而出的小豆芽一样从门后探了出来,看清楚门外的人是自己老爸后,闻溪瞪大的眼中闪过一丝狂喜。

    闻子珩麻木的脸上终于露出笑容,蹲下身对闻溪敞开怀抱:“小溪,爸爸来接你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若是平时,闻溪早就像只小鸟扑进闻子珩怀里,可是此时,他紧张地扒着门框没有半点动静,欣喜过后,那双像极了魏卿的茶褐色双眸里只弥漫着一层冷漠。

    沉默地盯着闻子珩看了半晌,闻溪忽然转身朝屋里跑了,哒哒声逐渐拉远。

    闻子珩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幼儿园里发生了什么事情,让孩子受到点影响。”祁成彻叹息一声,脸上写满了忧愁,“毕竟小溪和其他孩子是不一样的,你作为家长还是得和老师多沟通一下,问问小溪在幼儿园里经历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闻子珩酸涩道:“你接到他时就是这样的吗?”

    祁成彻点了点头:“当时他衣服上都是脏东西,我问了老师,那两个老师都说她们什么都不知道,我就把小溪带回来了,刚才给他擦身子时他的心情还不错,后来不知怎么的又变成那样了。”

    那是因为闻溪喜欢洗澡,只有洗澡才能令他高兴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溪挺喜欢你的,他平常洗澡都不准我帮忙。”闻子珩心里酸溜溜的。

    祁成彻笑了笑说:“我都把饭菜准备好了,吃完饭再走吧。”

    本来闻子珩是不打算在祁成彻家里吃饭的,一是考虑到他已经答应魏卿在外面餐厅吃晚餐了,二则是他不希望魏卿和祁成彻两个人产生任何交集,虽说他和祁成彻的关系清清白白,只是普通朋友而已,但是架不住魏卿就喜欢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眼下闻子珩不可能抛下闻溪独自和魏卿外出用餐,更不可能强行把闻溪从祁成彻家里带走。

    那么就只剩下一个选择了。

    征得祁成彻的同意后,闻子珩给还在楼下等待的魏卿打了个电话,然后祁成彻继续在厨房忙碌,闻溪躲在卧室里不肯出来,只有闻子珩一个人心事重重的坐在沙发上等待。

    门铃声响后,闻子珩走去开门,外面站着同样脸色难看的魏卿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好出去吃饭吗?”魏卿张口就问,同时他的目光犹如探照灯一般在闻子珩的脸上和身上扫来扫去。

    确定闻子珩皮肤上没有可疑的草莓或是其他痕迹后,魏卿那颗在钢丝上悬了快半个小时的心脏终于缓缓落地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闻子珩简直无语了,魏卿这副明显松了口气的表情是什么鬼,“有点意外发生,今晚就在这儿吃饭吧,吃完了我送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魏卿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皮子:“带着前任到现任家吃饭,你这操作可真够溜的。”

    闻子珩表情一沉:“如果你不愿意的话,我可以现在就送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闻言魏卿立即闭嘴,乖乖跟着闻子珩进了屋。

    大约二十分钟后,闻子珩穿戴整齐的走了出来,仔细瞧还能发现他把头发都规规矩矩梳在脑袋后面,整个人看起来比刚才那穿着睡衣蓬头垢面的样子精神多了。

    修理工意味深长地笑了笑:“楼下住的是个姑娘吧?瞧你这紧张劲儿,稍微打扮一下是要好看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姑娘呀,跟我一样是个糙老爷们。”闻子珩莫名有些心虚,嘴巴上说着反驳的话,脸颊却不自觉红了起来,他此地无银三百两地解释说,“出了门又不像是在家里,穿着邋里邋遢的要让人看笑话。”

    修理工挤眉弄眼,一个劲儿说着我懂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闻子珩见解释不清,干脆闭上嘴不再说什么,随后出门下了楼。

    敲门前的闻子珩始终处于忐忑不安的状态,其实昨天晚上说完让魏卿走的话,他心里就有点后悔了,毕竟魏卿来他家里辛辛苦苦做了顿饭,连一口饭都没吃上就被赶出去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他昨晚吃东西没有……

    闻子珩胡思乱想了很久,脑子越想越混乱,简直乱成了一锅粥,他拍了拍脑袋尽量甩掉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,抬起手正要敲门,下一秒房门突然从里面打开了。

    猝不及防的闻子珩当场愣在原地,目光怔怔望着同样有些呆愣的魏卿。

    魏卿穿着深灰色的休闲装,头上戴了一顶鸭舌帽,如此朴实低调的穿着却掩饰不了他本身散发的光芒,他身高腿长体形接近完美,似乎随意往某个地方一站,就能轻而易举吸引周围人的目光——他自身带有的气场太强了。

    魏卿像是没想到闻子珩会在他门外站着,与之大眼瞪小眼的僵持了好一会儿之后,才率先打破沉默道:“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有空吗?”闻子珩尴尬地摸了摸鼻子,“修理工来我家检查浴室的漏水情况,他还想到你家看看。”

    魏卿想也不想便点头同意:“可以啊,我把家里的钥匙给你吧,有什么问题你直接带人进去看,不用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说罢魏卿不等闻子珩有所反应,急忙转身进屋,很快就拿出一把房门钥匙强行塞到闻子珩手里,整个过程及其迅速,仿佛后面有什么东西在追赶他似的。

    闻子珩:“……”

    魏卿大方道:“以后你就把这里当成自己家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好意我心领了,这把钥匙你还是自己保管吧。”闻子珩说着就要把钥匙还给魏卿,“这么重要的东西别随便拿给其他人。”

    魏卿直勾勾盯着闻子珩,倏地反问:“那你是其他人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的想法。”见对方没有反抗,闻子珩一股脑把钥匙塞进魏卿的上衣口袋里,他脸色平静地说,“不过在我这里,你应该算是其他人。”

    闻言魏卿冷不丁沉默下来,就连脸上仅剩的表情也在逐渐僵化,他垂着眼睫静静看着闻子珩,光洁的脸颊上投了一层淡淡的剪影,楼道里光线不足,看不清楚他此刻的表情。

    其实在话音落下的同时,闻子珩就意识到自己说得有些严重了,可是他已经找不到其他词来形容他和魏卿的关系。

    前任,前男友……

    这些词还不如“其他人”好。

    落针可闻的空气一刻不停地挤压着闻子珩的神经,正当他犹豫着是否回去的时候,忽然听到有人下楼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回头看去,居然是修理工。

    见闻子珩面前确实站了一个货真价实的男人,抱着一颗八卦之心下楼的修理工不由得叹了口气,整张脸明晃晃写着“失望”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看来楼下住户真是个男人呀,我还以为是你不好意思说才骗我呢。”修理工讪讪笑道,随后提着工具箱走到闻子珩和魏卿中间,又接着对闻子珩说,“不过看你刚才出门前特意打扮那么久,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出门约会去。”

    闻子珩:“……”这位大哥,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修理工还想说话,闻子珩立刻打断他:“师傅,先进去看看吧,等会儿他要出门,我们得抓紧时间。”

    经过提醒的修理工这才在魏卿的指路下去了浴室,闻子珩则和魏卿单独呆在客厅里,魏卿坐在沙发上,翘起二郎腿姿势很是随意,闻子珩双手抱臂保持靠在柜前的姿势不动。

    魏卿意味深长地看了闻子珩许久,旋即开口:“原来你见我之前还要梳妆打扮一下,其实不用这么麻烦的,无论你什么样子我都喜欢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可闭嘴吧。”闻子珩冷漠道,脸颊的红却蔓延到了耳根。

    “当然我最喜欢的还是你现在的样子,红着脸像只兔子。”不知道魏卿想到了什么,他说话的语调既轻缓又暧昧,说罢起身朝闻子珩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忍无可忍的闻子珩不想再和魏卿共处一室,在那人快要走到他跟前时,脚底抹油一溜烟钻进了浴室。

    魏卿眼睁睁看着闻子珩消瘦的身影消失在浴室门后,只能无声地叹息:“还是只到了叛逆期的兔子。”